忆往昔四部曲——访MBA06级F班班委袁栋、王静

发布时间:2013-11-18 10:14浏览次数:1862

广州的瓢泼大雨并没有阻止袁栋、王静赴约的脚步,2010年5月14日晚上,耳闻窗外霹雳雷雨声,MBA06级F班的两位校友细品茗茶之中,畅谈曾经的美好时光。

缘由

称自己“不幸落入七零后”的袁栋,笑言“一直以年轻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而年轻人对校园生活的强烈怀念正是袁栋在遭遇了工作的七年之痒后选择重回校园的一个原因。 “为了回到校园生活,03年我还考了研,考哲学,复习了俩月,专业课差4分。”与考研的轻松相比,袁栋准备MBA的考试却很累:“很累,但很有动力。我对暨大感情很深,没读MBA的时候就每周都要来暨大打球,所以当时第一选择就是暨大。读MBA还有一个原因——工作的时候越来越发现,书到用时方恨少。97年的时候就知道MBA,06年深入了解了之后,更发现它是个好东西,然后就准备考了,结果一不小心就考上了。”袁栋幽默活泼甚至是有些顽皮的性格在几句言语中流露殆尽。

与袁栋对校园生活的迷恋不同,一见面就给人以知性之感的王静选择读MBA另有一番考虑:“我不到20岁就工作了,学历上跟别人有一些差距,读MBA一是为了摆脱学历不高的感觉。很多工作都有一个入门的门槛卡在那里,哪怕你工作能力再强,但没这个敲门砖的话,就没有机会去表现。在我工作的十年中,总是处于一种漂泊的状态,没有稳定的感觉。”在一个高中同学的长达三年的建议下,王静最终做出了选择:“我那位同学一直认为我的性格、能力都很适合读MBA.”

收获

当问及读MBA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时,王静谦虚道“自己说不好”,便引用了一个朋友的精炼之语:“他认为上MBA是给自己一个思想观念上的转换。不一定说学到了什么具体的知识,而是得到了一种管理上的理念。比如工作当中的一些问题,你不知道该采用什么样的方法去解决,MBA就是教你这些问题可以在哪个理论系统中找到解决的办法,我哪怕不知道怎么去用,但至少知道有这么一个工具。”袁栋表示赞同:“牢固的知识掌握起来很难,你所学到的就是一种方式方法,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嘛。”

因为是全日制的学习,充分享受了校园生活也是袁栋的一大收获。此外,成功地转换了行业可以说是06级F班多数同学更大的收获:“来读MBA至少是来读全日制MBA的,很多都是对原来的行业不满意,想要跳出去又很难。我们班同学毕业之后,大部分都换了行业,达到了之前想要实现的目标。”

记忆

提起往日的同窗,袁栋对一人记忆犹新:“我们班有一个60后的台湾大哥,是抱着一门心思学知识的念头来的,来了之后就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知识的海洋中,尽情的吸收……”王静在袁栋文学性的描述下忍俊不禁,有意添加词汇补充道:“像海绵一样尽情地吸收。”袁栋却一脸严肃地继续着:“像海绵一样,真的是。举个例子吧,我们当时学习英语,第一篇课文是《Olympic》,老师让我们读50遍。最后,我们李大哥把课本密密麻麻标注得已经看不到印刷的字体了,全是他写的笔记。大概半个学期之后,我问他读了多少遍,他说:我读了3000遍。我们一直很受他的激励,被他的专注所折服。”

尽管如袁栋、王静所言,每一个特定的人群都是一个小社会,在这个小社会里面,各种不同性格、兴趣的人都有,但26人组成的这个班级却相处融洽,其乐融融:“我们经常组织全班同学出去旅游,最全的一次是26个人一个不差。”已经毕业两年的同学,如今每周三三两两还有聚会:“一起聊聊天,打打球,吃个饭。前段时间一个同学结婚,在广州的十几个人基本都去了。”

敬告

相当爱好参加活动,在校两年“啥活动都参加了”的袁栋,现在却对自己“没有充够知识的电”非常遗憾:“其实让我建议的话,当然,学习和参加活动都很重要。但是如果选一个更重要的,我觉得永远都是学习。可能当时并不这样想,可是一旦你没有机会再去学习的时候,一下就显示出它的重要性了。因为人生的学习环境就那么长时间,而且人到了一定年龄之后学习的能力就会衰减,效率也会降低。但是活动,不管是毕业之后还是闲暇之余, 是随时可以参加的。”

“两年之后再回忆那两年,唯一的遗憾就是——时间太短了,还没适应就要准备毕业了。像现在就越来越好,入学前还要求参加一定次数的学前活动,可以提前对校园生活有充分的了解和适应。”王娜、袁栋对往昔的校园生活流露着深切的怀念之情……

                             撰稿人:沈双喜

                         采访组成员:薛建国、陈洁、何元贵、欧阳红星、沈双喜

 

分享到: